第十章 北极元光

2019-07-24 13:19:31 围观 : 157

  随着姬无运行体内剑诀,丹田处的那些元光确实有了变化,但是不好控制元光流转,只能慢慢的感受元光在身体里流窜。

  姬无吓得是想撒腿就跑,可是两脚如同被禁锢一般,一动也动不了的僵在雪地里。

  姬无处于一片只有冰山和雪地的世界,周围除了白哗哗的下着暴雪,其他什么都没有,包括天中的八阳金乌。

  今日的姬无并没有在练桩功,而是被孬莘大汉带到后山一处瀑布下,此时的姬无正处于瀑布之下咬着牙承受着巨大的水压和疼痛,但姬无心里知道只要晚上回屋内运行剑诀心法,早上起床又是活蹦乱跳,没有一丝疲累和疼痛感。

  “北极元光剑诀意法第一层:会心法于剑,已木为法,以丹田为一气,喝气为击出”。

  期间孬莘一直监督姬无平日里的桩功修练,而姬无自然也是勤奋吃苦,现在小小的桩功,已经难不倒姬无了,姬无每天在木桩上如同行云流水,看的孬莘大汉也是啧啧称奇。

  此刻只见道袍老者指尖汇聚点点星光耀影,如同墙虫一般迅速的朝姬无眉间钻去。

  “我是谁,不重要,既然能将我一缕传承精魂解封,也不枉我万年修为玉毁道消,这也算是你小儿机缘到了,话说不知那些老怪们知道我还存于世上,又是该如何表情,想必一定气的修为跌落吧,哈哈哈”。

  笑语刚落,只见凭空多出一名老者,站在冰山之处,一头灰白发须,头上插有木制君簪,身着一袭蓝白相间的道袍,看起来颇有仙资。

  孬莘只传给姬无一条消息,说柯先生要出远门一趟,等他回来之时便是考核姬无炼体术的时候。

  而王也此时早已不是和姬无刚结识的模样,而身穿一体丝绸锦衣袍,脚踏白玉云靴,脸上则焕发容光,看起来好不精神,如同富家公子一般。

  这日姬无像往常一般来到后山瀑布下,正要脱去外衣走向瀑布之时,突然黑压压的影子遮住了阳光。

  姬无一眼便认出此鸟,正是那摄龙教少主的御行之物,就是不知此时前来清风小筑何事。

  而姬无本人则再次闭上双眼,一股疲倦感袭来,由于撑不住身体外的压力,姬无“咚!”一声便趴在床塌上。

  姬无的心中早已将孬莘大汉当作朋友看待,毕竟一直陪伴自己训练,在清风小筑几个月以来是唯一能说说话的朋友。

  姬无眼前的这座冰山此刻已被劈成两块,剑气威力之强连山上冰雪都融化为水,丝丝冒着白烟

  道袍老者在空中此时浑身雷电缠绕,仿若雷神化身一般,只见老者藏在袖袍中的手

  而此时的王也见姬无身影早已消失在屋外的黑暗中,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转身向姬无的内屋走去。

  姬无霎那间,脑中一胀,似乎如同金汤灌顶般,异常疼痛感从脑中传出,这种感觉像是无数条虫子在姬无脑中爬行。

  夜晚深时,姬无此刻正在屋内床塌上躺着,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木屋顶梁,不知在看些什么。

  而相对于王也,姬无则还是那一副模样,黑黝黝的皮肤,体格倒是壮了些许,穿着一身还算干净的布衣,可能是时间久的缘故,有些地方稍微破了窟窿并露出线条。

  “什么?你打了孬莘大哥?”姬无听了后也不顾正在得意中的王也,转身把屋门打开后就跑了出去。

  “呃,是,是的,前段时间向孬莘大哥借了斧头,在山里砍了些木头,然后自己也闲着没事,就修补一下”。姬无没有隐瞒的向王也说道。

  轻轻将怀中那颗缩小的圆形小蛋拿出,姬无顿时起了精神,两手对着裂缝处扭了一下,发现居然还是扭不动,早已见识这颗小蛋坚硬程度的姬无不再浪费力气。

  随后便和孬莘一起去后山练桩功,晚上回屋后则默默运行起北极元光剑诀,如此反复。

  “孬莘?就是那个送餐的伙伕下人?知道为啥这段时间他没有出现在清风小筑了吗?”王也找了一把椅子坐上后随意的说着。

  一阵悠远之音绵绵传来,入到姬无耳内如同魔音一般注入心灵,顿时吓得姬无一激灵,身上寒意少了几分,忙望着四周,似乎想寻出声音源头。

  不知不觉中,姬无此刻身体内慢慢正在聚集一些白色元光,这些元光都向腹部丹田处汇合,形成一个圆球般的气体。

  早晨,姬无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,下了床塌后,感觉一身轻松,如同打了鸡血般浑身充满力量,精神抖擞的地上跳了跳。

  “哎!姬鱼儿!你干什么去呀?黑风谷有猛兽出没,此时天黑了,别乱跑呀!”王也见姬无跑出屋外后急忙喊道。

  看着屋内的老样子,坐在床塌上的姬无满脑尽是北极元光剑法第一层口诀,如同魔音一般自行在脑中流转运行。

  未等姬无反应过来,眨眼之间道袍老者栩栩飘然的向姬无飞射过来,片刻便落在姬无身前。

  此时的姬无在黑暗中迅速的跳跃,可能是炼体术的缘故吧,姬无的身体机能素质非常好,如同野兔般跨过林中许多杂草树灌。

  “因为他有次做饭不好吃,不对我胃口,我看他不顺眼碍事,索性将他打的半死丢在黑风谷中,一个下人而已,怎么样?那么壮大的人打不过我,厉害吧?”。王也似乎很得意的望着姬无说道。

  有那么一段时间,姬无曾偷偷跑到大殿内院处,发现王也天天盘坐在殿内蒲团上,也不知道在修炼什么武功秘籍,由于柯先生每次坐镇大殿内,姬无每次都远远看上一眼,然后也就去忙活自己的炼体术,毕竟半年后就要考核,说不定自己还能被柯先生收入门下。

  “小儿!看你身聚慧灵根难得,想不想学此法奥妙?”道袍老者拂手摸着下巴的灰白胡须笑着缓缓说道。

  但姬无如同没有听到一般并没有理会王也的好意提醒,一路飞快的向黑风谷深处奔去。

  这时姬无突然鬼使神差的将体内剑诀运行起来,似乎想将体内丹田处的那些白色元光流转到手中小蛋上。

  空中寒风气流忽然一顿,仿佛整个世界时间停止一般,而道袍老者则被一道白芒裹住身躯,“嗖!”一下飞入天际。

  “剑元守心,元光护体,心意合!剑意出!元光剑法,如影随形,妙之在已万物为剑法!”